听歌的时候她喜欢坐到桌子上去,头一点一点的

  • 时间:
  • 浏览:227
  • 来源:pornhub_plornhub官网

  听歌的时候她喜欢坐到桌子上去,头一点一点的,看他们纤细而有力的手指在琴弦上弹拔,男孩们的声音干净极了也纯粹极了,只是好像用吉他来伴奏的歌总是有那么一点忧伤,她常常那样淡淡地沉浸到一种喜欢的情怀里去,直到晚自习的铃声不近人情地响起。

  优秀的女生当然不会寂寞,追优诺的人很多,夜晚的时候还有男生拿着玫瑰在女生楼下为她唱情歌,优诺把窗打开,大喊一声:“有没有搞错啊,走调走得那么厉害!”然后关了窗,和同宿舍的女生一起笑得气都喘不过来。那是一些可以飞扬跋扈的日子,没有尝过失败的滋味,天很蓝,树很绿,花很红,明天毫不怀疑会相当的美好。

  直到苏诚出现。

  苏诚是计算机系的。那时优诺她们的寝室被获准可以上网。优诺第一个申请了。但不知道为什么一上网电脑就老死机。同宿舍的清妹看到优诺气急败坏的样子便好心说我有个计算机系的老乡,很厉害的哦,让她来替你调试调试吧。苏诚一走进来优诺就吓了一大跳,她从不知道学校里居然有一个长得如此有棱有角的男生,好像眉毛鼻子都会说话一般,一看他心就止不住的狂跳。

  “这电脑里都是些什么?”苏诚一边熟练地挪动鼠标一边皱着眉头问,“怎么会有那么多乱七八糟的文档。”

  “那是我写的字。”优诺咬着一颗话梅说。

  “你的电脑像个堆杂物的贮藏室!”苏诚回头笑着对她说,“得好好整理整理啦,难怪会死机呢。”

  “好事做到底啦!”优诺把手里的话梅伸过去说,“喏,我请你吃话梅。”

猜你喜欢

这些年来,不止是网游中的怪物,其实我们也在想尽办法

这些年来,不止是网游中的怪物,其实我们也在想尽办法,希望可以替你爸爸把“意识”找回来,就在我们快要绝望的时候,却发现他一直存放在我们实验室里多年毫无反应的‘真身’却有了些许的动

2020-04-24

我赶紧把那封信删掉了。我跟他是同桌呢

我赶紧把那封信删掉了。我跟他是同桌呢,有什么样的话不能当面对我说非要放学后再说呢?真是的。而且,我不喜欢他叫我西西,只有跟我很亲密的人才会叫我西西,比如我妈妈,比如千佳,再比如

2020-04-24

可是我总是让妈妈失望,连她最起码的要求我都做不到。

可是我总是让妈妈失望,连她最起码的要求我都做不到。我没能做一个干干净净的女孩,这一切是因为我遇到了老麦。妖妖说:“哦,老麦,你终于又肯提到老麦了。这是一个很敏感的名字哦,要知道

2020-04-24

只有小姑娘才怕老啊,当我还是个小姑娘的时候,

只有小姑娘才怕老啊,当我还是个小姑娘的时候,我也怕老。呵呵。”“为什么要叫自己88呢?你要跟谁再见吗?”“反正你也睡不着,愿意听我讲个故事么?”“好啊。鼓掌!”“不过我讲故事的

2020-04-24

谈婚论嫁,人生大事。”优诺认真地问苏诚

谈婚论嫁,人生大事。”优诺认真地问苏诚,“你确定自己不会后悔吗?”“如果要说后悔。”苏诚肯定地说,“就是毕业那年我没有追求你。”优诺沉默。苏诚长篇大论地说下去:“其实回到苏州我

2020-04-24